主页 > 去中心化钱包 > [比特派APP下载]难忘煎麦饼

[比特派APP下载]难忘煎麦饼

admin 去中心化钱包 2022年01月19日
摘要:小时候的乡下老家,每当逢年过节,不管多么忙碌,布依人家都保持着蒸糯米饭、包粽子的习俗。换作平日,人们偶尔也会蒸蒸馒头、做做“饭豆腐”聊以解馋,而母亲最爱做的,是


   母亲做的煎麦饼,喷香有嚼劲;既可作零食,又可当正餐。煎麦饼的食材很简单,她做起来熟门熟道,半个小时便能摊烙一大摞。从屋旁的菜园割来韭菜,洗净、切碎,倒入盆装的面粉中,加一些盐,一边加水一边搅拌,搅成稀糊状。接着把灶膛中的柴禾引燃,锅热,倒入一小勺菜籽油,锅铲在锅底来回翻转,飘起一缕缕青烟,飘散着一股股油香。油温升热,舀起盆中软滑的面浆,一圈一圈地淋入锅底,直至把油划过的地方均匀地铺满;油香、面香、韭菜香融合成一种特有的风味,在低矮的厨房里弥漫开来,惹得人馋涎欲滴。当面浆上冒起的一颗颗水泡渐渐消失,麦饼就渐渐成形,锅铲顺着饼沿轻轻一铲,很轻松地就翻过面来,慢火继续煎烤,麦饼上拱起星星点点金灿灿的斑点。这时,再往锅底轻轻一铲,便托起一张摇摇晃晃的麦饼。母亲很会掌握灶中的火候,放一次油连续煎三四张饼也不糊锅。没多大功夫,一张张圆圆的、薄薄的麦饼,堆叠在灶台的筲箕里,金黄诱人;绿色的韭菜碎沫和金黄的焦斑点缀其间,如布依姑娘纤纤玉手托起的刺绣,流色溢香。

[比特派APP下载]难忘煎麦饼

   也许只有我,才会时不时地悄然涌起那股冲动,总想再尝一尝母亲亲手煎的麦饼,但一看到她日渐佝偻的背影,也就不忍提起。无数个寂静的夜里,曾经的那一段记忆,就像一扇虚掩的房门,风一吹动,欲掩还开……

   作者:王荣仁

   所幸这一年,伯父在粮食局仓库给母亲找了一份缝补袋子的活。仓库里,麻袋、布袋堆积如山,这些袋子经反复包装、搬运,拉拉扯扯后裂口很多,需要精心缝补才能再次利用。那些布袋的边边角角总沾着些许面粉,缝补前,母亲总是先翻转布袋,再拎起来抖一抖,也不知抖动了多少只,地面才积起一小撮,但十天半月后,居然也能收集起一小半袋面粉。用这种面粉煎的麦饼,颜色暗黄,还夹杂着一股霉味,但因为饥肠辘辘,我们一样地吃得津津有味。那段艰难的日子,母亲用她的勤俭,弥补了我们空落落的心情。

   “黑云变红云,雨蛋就来临。”冰雹说来就来,令人猝不及防。春末的一个午后,晴朗的天空突然间浓云密布,西边的山坳却是红霞缭绕,旷亮无比。一道道闪电撕扯着浓云,雷声轰鸣,大滴大滴的雨点敲击着屋顶的瓦片,把村庄人家的心敲得一阵阵痉挛。不一会儿,狂风大作,雨挟裹着冰雹漫天卷地地咆哮,砸向一块块正在拔节抽穗的麦地。仿佛就在这一瞬间,人们在火堆旁编织的愿望,就如夭折的麦苗一般,碎了一地。

   那年月,能吃饱饭已然不易。想要有煎麦饼吃,一样地要看老天的脸色。

   时光飞逝,岁月遗香。时至今日,布依糯米饭、灰粽子已然成了地方美食,远销省内外。走在贞丰县城的大街小巷,这类美食店铺随处可见,来往的人络绎不绝。闲暇时日,村里人家依然也会蒸蒸馒头、做做米豆腐,但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,显然都没有了当年的期许和热望。是啊,便捷、多彩的生活,也不知平缓了人们舌尖上的多少急切?煎麦饼,无人做,甚至鲜有人提起,它似乎已彻底地消失在如水的时光里。这不禁让我有些怀疑,那些年吃的煎麦饼,是不是母亲的独创?


本文网络收集整理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imToken钱包官网下载|以太坊和比特币及主流虚拟币去中心化钱包

广告位
标签: 煎麦   难忘